○刘渊

蛙声

塔里木盆地以北

那些桃园枣园与葡萄藤

展示美与活力,而我更钦羡

风摆杨柳,水弹琴

这是五月,绿洲恬静的夜

垦区之上鸣响呱呱的蛙声

远远近近,蛙声来自田垅

蛙声游进渠水

蛙声的绿洲,绿洲的蛙声

若一场春雨淅淅沥沥

远离乡村已是多年

蛙声再一次把乡情唤醒

蛙声多像那些乡土民歌哟浸

透我们的血脉和感情

皈依绿洲,悠然的蛙声

依然如诉如歌

独饮苍茫的兵团人

让亘古荒原变成满满的丰盈

此时,我读懂了一种品格——

只有荒凉的戈壁

没有荒凉的人生

 

塔里木的棉花地

在钻天杨举着绿伞的九月

阳光与纯粹的雪,格外

靓丽塔里木的棉花地

远远地瞭望,目光

穿过谷雨与芒种与秋分

就是大盆地的棉株了

塔里木的棉株,连天接地

纷纷吐絮,于铜质的阳光下

被川妹子那轻灵的双手

弄得一片片雪白

秋风里,绿洲的垦区

被阳光洗亮,被花朵表白

让人触摸到一颗幸福的心

此刻,近处飞雪远处飞雪

雪所表达的某种意象,使我

深爱无与伦比的雪,使我

与温暖的绿洲贴得更近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