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民

因为在报社做过编辑、当过编辑部主任,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许许多多发生在编辑部的故事。现小辑几则,以飨诸位看官。

一天晚上下了夜班,已是凌晨2点多钟。编辑老张匆匆下楼来到路边,挥起了他那又大又胖的巨掌拦“的”。只听“嗵嗵”两声巨响,三辆出租车撞在了一起。原来,见老张招手,前面一辆出租车为了抢客,在老张面前来了个急停,跟在后面的两辆出租车刹车不及来了个连环撞。就在三位司机下车互相推推搡搡理论的时候,老张却跟没事人似的,直奔马路对面拦了一辆“的”径自走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这心大的,不要不要的。

大二学生小余,乃武汉大学新闻系之高材生,暑假来编辑部实习,坐在笔者对面专司接热线。一天,电话响了,小余拿起电话:“您好,编辑部。”对方是一男士,好像跟编辑部挺熟,见接电话的小姑娘不熟,便打着官腔问:“你哪位?”小余认真地回答道:“我就是我呀!”对方一听,气得挂了电话。事后得知,对方还真是一名不大不小的领导,那天打完电话后,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了。

5月31日是世界戒烟日,笔者安排平日嗜烟如命的记者老王写一篇关于吸烟有害健康的稿件。到下午交稿时,左等右等不见老王的身影,急得我冲到记者部一推门,屋子里烟雾腾腾的,根本进不去人。喊了几声后,老王一边答应一边咳嗽着走了出来,不慌不忙地用手沾了沾舌头上的唾沫,慢条斯理地扯下两页稿纸递给我,如释重负地说:“抽了大半包烟,总算完成任务了。”再看稿件,被烟灰烫得斑斑点点不说,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烟味。我去。

一次,甲乙两家竞争十分激烈的同行企业同一天在报纸打整版广告,分头交由两名编辑排版。谁料第二天见报后,甲企业广告留的联系电话居然是乙企业的,乙企业广告留的联系电话竟然是甲企业的。这下,两家企业都不愿意了,双双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事后,查了半天也没搞清为何错得如此匪夷所思,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在编辑部,不光有开心的事和有趣的事,也有令人伤感的事。记得那是1998年夏天的一个傍晚,编辑部里仅剩笔者一人在审版。突然,电话响了起来,笔者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位年轻女士的声音:“请问,是报社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女士说,她是一名来自内地的打工妹,也是本报的一名老读者。几年前来到库尔勒打拼,在这里站稳了脚跟、收获了爱情并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不久前,突如其来的重大变故,使她不得不忍痛放弃爱情,永远离开这座令她留恋的城市。在火车东站候车时,她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很想找人说说心里话,却又不知该跟谁说。想来想去,她还是选择了给编辑部打来电话,倾诉临行前的伤感和不舍。说到最后,女士忍不住抽泣起来。

此时此刻,笔者无言以慰、心下黯然。在编辑部工作多年,曾接听过读者无数的电话,如此感伤的电话还是第一次。在感慨之余,唯愿这位在梨城留下青春印记和悲欢情感的女士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平安幸福。

被评上好版面的开心、标题出现错别字的懊丧、稿件算字不准的尴尬、编错广告被罚款的心疼、下夜班后夜市小酌的惬意、忙了大半天排好的版瞬间消失直接崩溃……编辑部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酸也有甜,在辛勤为他人作嫁衣的同时,编辑们也在感受着属于自己的五味生活。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


博评网